水、电、瓦斯,是现代生活所仰赖的资源,但台湾这三种资源的管理问题重重;从最近期新北桃园地区将从 4/1 开始实施第三阶段限水,到之前新北新店住商大楼还有高雄瓦斯气爆案,还有纷扰不休的核电厂等,皆显示出从前能源管理的老方法或老观念已经不敷使用。若是从节能开始做起,把最根本的做好,也许根本就不用再炒诸如核能电厂要不要盖的议题,可以把心力花在其他政策上。

 

水情告急可知管线漏水情形?

 

先谈水。台湾不但因为地形、降水时空分布不均等种种因素,名列缺水地区,近来更因为 2014 年秋冬创下史上最低降雨记录,水情从吃紧一路变成告急,从一阶限水一路来到三阶,政府也大力呼吁民众节水。但想问问各家工厂负责人,可知道自家工厂的用水情况?可知道有没有哪处漏水?

 

台湾地区管线漏水率世界有名,根据先前媒体统计,台湾漏水率以 18.04% 远胜美国纽约 14.2%、大陆北京12.5%、大陆上海 10.2%,而南韩首尔漏水率仅 7.0%,日本东京更只有 3.1%。

 

举我们自家工厂为实际案例。我们今年在工厂安装智能水表后,发现在非用水尖峰时期,水表数字仍跑个不停,结果经检查后才发现因管线老旧,有处暗管破裂,导致漏水多时。同时期兴建的厂区,管线年龄皆差不多,很难说附近有多少暗管在漏水而没有人察觉,多少珍贵的水资源就此浪费。

 

另一个例子更夸张,先前有个合作厂商专门做水表,去花莲帮某间学校重新装设智能水表,本来那间学校校地旁有一座湖,很是美丽,但装完水表后才赫然发现,那座湖竟然是水管漏水日积月累而成。这些看似不可能但却真实存在的案例,一方面彰显台湾在节能议题方面努力不足,另一方面也是物联网时代,业者可以切进的好题目。

 

物联网重点在于应用效益,为联而联没意义。

 

要达到节能,首先要找到能源浪费的痛点,要找到痛点则需要感测、搜集、传输数据,此即为物联网的应用基础。有一点要特别强调,物联网的应用重点不是在于联网,而是在于应用后能够带来什么效益,为了联网而联,并没有意义。对用户而言,从前面数据如何采集、运算、控制到数据传输、工业通讯再到云端等,一整套物联网过程究竟可以带给他什么实质效益,才是使用者真正关心之处。

 

再例如电。一般而言,灯光加上空调约莫占整体能源耗费的 70~80%,若能利用节能系统至少省下 10%,对一年电费可能高达千万的工厂而言,为数可观。除了内部省下费用拉力,外部环境也予以推力。

 

例如从 2015 年开始,Apple 也要求其供应厂商如LCD 业者提供碳足迹等数据,再加上业者先前盈余不错,于是开始愿意掏钱出来采集相关数据,而在机械设备之间的竞争现在连用电量也是采购时列入考虑的信息,以藉此了解用电效率如何,知道碳足迹是多少。这些都是由供应链带动产业整体往节能推进的契机。

 

此外,重大意外事件也促使大家正视问题根源,寻求解决之道。例如在旧小区大楼,顶多在厨房装烟雾侦测,并没有瓦斯监控,也少有人愿意装侦测瓦斯漏气并自动阻断的微电脑瓦斯表,然而自从高雄气爆事件发生后,又接连发生新北新店大楼气爆案,大家开始急着装。尤其大型百货公司如台南梦时代、台北京站等处,也积极装设瓦斯监控器;但如何整合大楼中包括瓦斯监控、烟雾侦测、消防系统、灯光与冷冻空调系统,又是另一个难题。

 

为什么会是难题呢?一般大楼兴建完成后,其中的资源系统多会切成多份,分包给不同厂商,譬如冷冻空调一块、灯光一块,厂商之间专业互异,彼此之间无法也不愿意整合,于是系统各自独立,等住户进去几年后,便容易出现大楼变成孤儿的问题。

 

大楼变孤儿是难题也是机会

 

简单来说,大楼完工后,鲜有厂商愿意或能够去善加维护系统,于是大楼便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。就连医疗院所的冷冻空调系统,有时也只有第一包完成,后续因为价格不好等因素,没有人愿意插手。

 

我们自己研究后发现,系统维护不易几乎成为全台湾所有的大楼委员的头痛问题。以公共的角度来看,质量要耐久,可靠性需足够,才叫做有人照顾,从这个角度出发,可以发现有些属于硬件孤儿,有些则是软件孤儿。这些软或硬件系统通常在过了没几年保质期后,后续若出现问题需要维修,厂商要不开出天价,要不就要求你买一整套新的,可是新的一样跟从前的有不可靠的问题,而不可靠又是所有系统里面最可怕的问题。

 

目前台湾的建商很多还是延续旧思维,照旧把水电包、弱电包等发包给各不同系统的厂商,而且旧思维的特色是价格竞争,并非从系统功能出发,最后也没有人负责维修管理。不过,有难题就有机会,就有切入点。

 

一方面,业者可从从节能想法出发,运用物联网,高度整合相关软硬件系统并提供整套服务,往技术和解决方案层面去扩大服务;另一方面则可从业务层面扩大着手,从楼宇自动化 (Building automation;BA) 出发,结合物业和小区管理成为家庭自动化并进一步成为智能小区。这些都是可以发展的方向,不过,由于国家法令目前更修频繁,后进者必须特别注意新法规。

 

这一块算是新市场,台湾业者在大陆、美国还有东南亚地区以及台湾都有机会。大陆和美国是喜好尝鲜的大国,但前者困难的地方在于利益纠葛复杂,后者则是必须面对成熟大厂的先占;在东南亚地区,随着许多台厂迁移,还有如日本和美国半导体设备厂在马来西亚槟城长期投资等,也均充满机会。

 

没有人知道会如何发展的新市场,充满不确定感,但因此路很宽广,若能怀抱节能在心,时间将会逐渐熬煮成形。( 本文由陈瑞煜口述,记者赖子歆整理 )

 

陈瑞煜现为泓格科技总经理,毕业于台湾清华大学动力机械研究所,曾任工研院机械所研究员、力激科技董事长。